忍者ブログ

花露水倒進去漂洗一會兒

被單、衣物除蟎的方法,大家都知道要高溫清洗或者暴曬,但很少有人知道,只要在清洗衣服的時候加這麼一個步驟,就能殺死被單、衣物上99%的蟎蟲!


這個步驟很簡單,就是漂洗衣服和床單的時候,把花露水倒進去漂洗一會兒,只需要多花1分鍾,衣服上的塵蟎就消失不見了,頂的上你暴曬幾小時,還不傷衣物!如果說人體皮膚是蟎蟲的餐桌,枕頭就是蟎蟲的溫床。枕頭並不能經常清洗,而且比較靠近人體,吸納了不少人體的角質和皮屑,上面的蟎蟲多達6萬只,超乎你的想象!


網上購買高品質床褥牌子,床褥加上簿墊軟硬度適中,而且透氣乾爽,價格實惠不花巧。

枕頭除蟎,不需要清洗,只需要掌握這兩個方法,蟎蟲就能一幹二淨了!這個方法同樣適用於所有不適合經常洗滌的東西,除了枕頭,還有毛絨玩具、抱枕都適用喲!


相關文章:

洗衣機有很多洗滌模式


除掉你床上的一千萬只蟎蟲


減少蟎及其過敏原水平


存在優勢蟎和優勢蟎過敏原水平的差異


真空吸塵可去除表面的蟎

PR

The NSA and the Division of Homeland Safety have the two identified Texas

The College of pittsburgh is with a shortlist of universities that have 5 'Committee on National System Security' certifications. This implies that all in the degrees right here are thorough to a significant diploma.Uop also has an Institute for Cyber Law, policy, and protection that actually works carefully with all the University of Computing. The college also has intensive analysis labs.


education degrees in education, nurturing educators and leaders who are intellectually active, socially caring and globally aware to become agents of change in the communities they serve.

Their Cybersecurity diploma incorporates courses from quite a few distinct colleges at the faculty, which provides graduates a broad comprehension on the field and its adjacent fields.1 notable facet of their college or university is that in case you are fascinated within a graduate diploma in cybersecurity, you could entire it all on-line in as little as 20 months.


Running a Coworking space hong kong in Wan Chai, Commons understands the perks of collaborative workspaces. We serve as a hub for freelancers and entrepreneurs of SMEs to interact and extend their networks.

The NSA and the Division of Homeland Safety have the two identified Texas A&Ms cybersecurity prowess through awards over the years. A&M is ranked as one in the top engineering schools in the world, so getting a cybersecurity diploma from this university will put you over a path to becoming an expert.


相關文章:

The College of pittsburgh is with a shortlist


This means that every one in the degrees below are complete


Security that works closely together with the Faculty of Computing


Their Cybersecurity diploma incorporates
lessons


which provides graduates a wide comprehension of your sector

長的是苦難,短的是人生

十一長假轉瞬即逝,帶著家中的餘味,再一次的踏上了歸程的列車。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壓在心頭。伴著疾徐遠走的事物,家中的一幕幕也浮上了心頭。

有人說,大學仿佛一座象牙塔。長在這裏面的景,住在這裏面的人,安樂、安逸、亦安足。但有時,卻會恍然覺得呆在這座世外桃源中,在恣意的享受這份有限的幸福之時,期限一到,如同被圈養的家禽,放出的那一刹那也將會意味著生命的盡頭。

七月說過一句話,給時間時間,讓過去過去。我想,我們的期限一到,即使給時間再多的時間,儘量讓過去過去,又能使將來將來嗎?心生迷茫,不知所措。詩人弗羅斯特,站在人生交叉路口,選擇了人跡較少的一條路,芳草萋萋,而我們,選擇的那條卻是芳草鮮美,落英繽紛,但卻是在人群漩渦中苦苦掙扎,你爭我搶。今天聽舍友講一部電視劇,說道剛畢業的大學生找房子,因不諳世事,不懂人情,與房主發生口角,即使已經同意入住,但依舊屢屢不順。舍友說,看了一集,竟然會看不下去。從前的我們,故事就僅僅只是故事,現在的我們意識到,即使是故事,也遲早會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少了那份看下去的勇氣。有一經過重讀後考進了大學的同學,在經過一個月的大學生活之後,說道:在這上學還不如出去打工。我亦有同感。我們多少年的寒窗換來了這樣的一句話,我們的奮鬥又有何意義?

在歲月的寬恕下,成長如期而至。更多的無錯接踵而至。更多的憂心也紛至遝來,現在我們的大學生活仿佛正如聞一多在《死水》中寫到: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張愛玲曾經說過一句話,浮華褪盡,人比煙花更寂寞。現在的我們便是如此,在光鮮亮麗的背後,有著數不清的空虛與虛無。心中仿佛有一片野草在肆意的生長、蔓延。在大學已經呆了一年,心中的迷茫有增不減,隨著畢業的臨近,心中日益的恐慌,沒有學校這個保護層,我們又能做什麼?大學時光,多的是靜處,獨自一人,思慮種種,兩相生厭。有時看著一部小說,一部電視,隨著情節的發展,面目可憎的配角令人發齒。但是,為了追求一個人,為了達成某件事,不惜交換心性,不惜不擇手段,傾注深情,即使今後身敗名裂,依舊令我扼腕不已。望塵莫及。

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說過,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試想,過去的千千萬萬,我們辜負了多少?木心也說過,歲月不饒人,我亦未曾饒過歲月。而我們,多少次,讓歲月擦肩而過,無聲無息。生命,是一場無法回放的絕版電影,回想起逝去的大一那年,雖是獨一無二的電影,但又平淡無奇,無跌宕起伏,更缺少九曲回腸。

長的是苦難,短的是人生。在我們的身後,更將面臨著種種,在以後的以後,更是種種挑戰,該如何自保、以及自擔。所以,即使大學是座象牙塔,我們也不能勿忘初衷,依舊執著、依舊勇敢、依舊進取、依舊好學。要深深的時刻記得,鳥過留痕,葉過留聲,所有的事情終究是有往後的。

夢裏江南,千年情緣

漫漫紅塵,幾千年的煙雲流轉,誰不曾有過一段銘心刻骨的想念?誰不曾有過幾次夢裏夢外的徘徊?前生今世,夢裏夢外,是誰,終為了那一身江南煙雨覆了天下?是誰,撐一把油紙傘在多情的雨季尋覓江南舊夢?是誰,倚欄眺望半畝方塘裏的那朵寂寞蓮開?

每個人的夢中都有一個水鄉,即使從未靠近過它,亦覺得它是自己久別未歸的故鄉。我夢裏的水鄉,便是江南。甚至覺得江南的一朵浪花、一片記憶或一株青蓮與我有過一段前世未了的情。

無數次的想像著能夠在那承載了幾千年情緣的煙雨江南行走,或撐一把油紙傘,在淒清的陌巷來一場梨花似雪的邂逅,或乘一葉扁舟,在曲折的水路,打撈前世的記憶,或折一枝白梅,在靈秀的山水間,留下清逸脫俗的文章……

就這樣淡淡的戀著江南,一次次的在夢中與它相見。在書中,在詩裏,隨著歷史尋覓我心中溫婉的江南。

當年的斷橋仍靜靜地佇立在原地,流轉的西風穿越千年的時空,那哀豔的傳說也流傳了千年,雨中撐傘相攜走過斷橋的白蛇與許仙卻早已消失在時光的那端。斷橋沒有斷,斷的只是人妖之間的一世情緣。只是不知道那把寄託了無盡歡樂與離愁的油紙傘被遺落在何處,它又能否留住那些匆匆流逝的舊夢?

江南水鄉,煙雨陌巷,悠長又寂寥。戴望舒曾懷著滿腹的惆悵,在雨巷裏徘徊,彳亍,又彷徨,帶著渴望,與丁香般的姑娘來了一場美麗的邂逅。那般迷人的女子,是江南的風景,等待著尋夢的人,而江南又是詩人的風景,裝飾著別人的夢。在詩意散淡的日子裏,彼此留下無名的因果,只是記得曾經一刹那的回眸,還有轉身的別離。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走過幾千年的婉約紅塵,江南依舊是世人的夢裏水鄉。江南的山,江南的水,江南的煙雨,江南的小巷,只是在歲月之風的吹拂下多了幾分歷史的滄桑韻味。而時光彼端的春花秋月,紅袖添香,亦成了後世人口中代代相傳的一段段佳話。歷史的長河波濤滾滾,也掩不住他們的刹那芳華。

或許有一天,我會在杏花煙雨,春風墨綠的時節,踏上我舊夢的故居,找尋遺忘的那段雲水往事。那時,清澈的陽光柔柔的傾瀉在湖面,蓮藕深處,停泊著一葉小舟。我坐舟上,品一杯清茶,捧一卷書香,靜看月圓花開,世事浮沉,與我夢裏的江南,再續千年情緣。

相逢何處?月滿西樓

煙雨外,燭臺前;星火點點,縛夢延。
殘月淚,話無邊;寂寥秋色,惹誰憐?
庭外瀟湘,雨漫延;欲撐傘,卻已錯過你。淋著淅瀝的煙雨,伴著夢魘的沉境;讓我活在回憶裏,再次將你深愛 起。——題記。
紅塵渡口的岸邊,是誰用著修長的眼眸;冷冷的掛起孤獨的驕傲,站在流年漣漪的彼岸;吟詠著前世難舍的掛念。時光流逝的角落,是誰用著踏雪無痕的卑戀;默守著那份早已逝去的苦情,眷念那似水流年的昔年。我用蒼白的雙手在三生石畔雕刻著的回憶;只是為了期盼在三生三世的輪回中,會有一次與你在春上柳梢的初晨,邂逅在三月的一季花開。
今夜我把稀落的煙雨織成七彩的霞衣,在霓虹燈的冷光裏卻變得這般蒼白無色。我又一路戰踏著雲影星火的閃爍,把心中綿延深遠的思念;撫在這悠悠的琴瑟中,可流觴蝕骨深深,卻怎麼也奏不回離別。我又懷著千古的眷戀,孤處的站在下著雨的庭院外;讓雨水肆無忌憚的淋濕著我那深沉的回憶,可我卻依舊癡待著你的歸期。
靜守一夜溫柔的月光,我將思念生生的浮在臉頰;任時光在流逝中感傷如斯,蜿蜒淒美的誓言墜湎夢鄉;心靈的創傷卻從未被時光撫平。
燙一壺濁酒,獨飲一杯入喉;酒香微醺淺入醉,醉夢落花依依隨流水漸遠;如同被歲月折疊過的傷痕過往,我曾獨依高樓也未曾見暖。落盡的殘花月容,如同一念冗長的思念悠悠揚揚;我獨飲著苦酒,半盞酒醉對月舞;孤影輾轉夜難眠,多少青燈來相伴?紅塵碎夢中,誰會懂我這一池秋水般寧靜的情愫;在苦澀青衿的流年裏,伴隨著年華的落差與你咫尺天涯。
月明星稀的夢裏,你站在不遠處輕擺著水藍色的羅裙;搖曳在煙雨芳菲中,攜著這個世界最純淨的清香。我就在你愛情的角落裏,持酒千杯醉紅顏。憶起你路過時的倩影,你在我的世界抖落下那一身的霞光;染著秋月夜雨的澄澈,倒影著一生一世的諾言。今夜,我借著窗外最後一縷的月華;觸碰著你纖柔的雙手,與你在庭中共舞一曲哀傷的《驚鴻》;那刻畫著千古絕戀的淒美舞步,讓淚水在我的眉睫深處氾濫著牽掛。
靜聽荷淺,留一縷暗香浮動;讓思念漫過前世的街角,懷念著你最初的模樣。煙雨朦膿著夜色,我安靜的把酒相擁;曲盡人終會散去,是誰還陷在回憶裏不肯離開?花落終歸塵,夢回幾千載;今生愛情的渡岸,伊人早已陌路;我為再次深醉,推杯換盞又如何?
西窗雨影人消瘦,漣漪輕動荷花香;沉睡的愛情在夢境中蘇醒,清醒後的殘忍讓愛情再次幻滅。一葉扁舟入海流,飄搖無岸停何處?那飄搖的小舟,怎經得起秋月冷風的幾度摧殘?煙雨中酌酒,怎會讓離愁更勝一愁?不知何時會醉入醇化,何處有你與我再相逢?一場煙雨,憑欄相望;筆墨流殤伏案涼,傾城一簾幽夢染。
今生,誰會許我相思放下?怎奈秋月又如鉤,獨上西外樓;月缺入夢怎難全?樓外煙雨落花柔,思念如絲憶哀愁。

カレンダー

10 2019/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